主页 > D猜生活 >3月人事定后,全球抢钱的下半场拉开

3月人事定后,全球抢钱的下半场拉开

所属栏目: D猜生活 时间:2020-08-10 浏览:203

3月人事定后,全球抢钱的下半场拉开
中国这边的人事笃定,已经不必我说。再看看老美那边,特朗普这两天,换了国务卿蒂勒森,换了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。这两个特朗普曾经很器重的人,最后都没让特朗普满意。
特朗普换人的唯一原因,就是这些幕僚,不按特朗普的套路走。
拿蒂勒森来说,特朗普当初找蒂勒森,目的有二,一是藉助蒂勒森与普京的人脉,让美俄关係,在未来推升油价的过程中,更为默契;二是认为蒂勒森的原油背景,应该更能理解特朗普的中东画图:在中东激化局面,为油汽价格的推升造势。
结果倒好,蒂勒森上位之后,完全走反。对俄罗斯,蒂勒森反而不愿意亲近;对伊朗,却反对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,认为伊朗遵守了和协议。而科恩呢,则反对特朗普的贸易战策略。
总统撤换幕僚之快,也是创造了美国几十年来的记录。作为房地产商出身的特朗普,没有从政经验,所以他的人事班底,花一年时间来完成整合,也算合理。从他的人事更换特点来看,一切都以「华尔街+油气」战略为中心,谁不执行就走人。就如同他所说,我才是白宫最重要的人。
与此同时,欧元区最重要的国家德国总理默克尔四度连任,这显示,支持欧元派,在欧盟的两个核心国家,德国与法国都拿到了未来几年的规则主导权。
中美欧,犹如三大高手,在这全球信用走到破局阶段的下半场,终于都完成了内部的拳头握紧,下半场的推手将会接踵而来。
在此时,我们有必要看一下,这场全球大局的几大筹码。
其实,国际政治与国内政治,没什幺不同,谁成谁败,谁得谁失,最终都要体现在对财富的分配上。而现今这全球的财富分配,最直观的体现,看的就是各自手里的资本筹码,谁先掉价,谁能吸别人的钱,而不是被别人吸钱。
这第一大筹码,就是美股。以2017年底的收盘市值计算,美股总市值已经超过40万亿美元,是其居民财富的最大头,而其GDP大概19万亿美元。
美股正在构筑未来几年的大顶。理想的状态是,在这个顶部阶段,慢慢震蕩,尽量吸引更多的外资前来高位接盘,若能顶住就更好。未来若下跌的话,最好也是缓缓下跌,中间要有稳定持续的换手,避免暴跌的雷霆,最好是吹面不寒的杨柳风。从而将其对市场的影响降低到最小,说白了,不希望股市这财富分配搞得太暴力,暴涨暴跌,筹码断层,就是暴力分配财富,愿望是美好的。
只要股市能做到这点,那幺慢慢收紧美元信用的全球之水,把美国之外的6万亿左右的海外美元,慢慢吸回一部分回美国,这样,在美股理想筑顶完成的同时,还能让全球资产市场来场风暴。
如此,美元信用周期的一个循环就算搞定,这个循环完成之后,将会给美国带来至少又一个15年的时间,来甩掉追赶者。这15年,正好是未来中国GDP超越美国的关键时间窗口。
美国能多长时间继续做世界老大,关键时期就在未来15年,所以说,这轮美元信用周期,能否成功完成,非常重要。做到了,美股的这个顶,只管未来3年,做不到,美股这个顶,可能压住美国未来30年。
对中国而言,手里最大的筹码是房地产,粗略算一下,2017年底,至少是300万亿人民币以上。
所以,中国的问题,在于房地产泡沫如何实现缓落地。房地产的泡沫,其危害最大之处是因为它囚禁了人民币的国际化步伐。
为什幺这幺说。炒房的盛行,让房地产成为财富再分配的工具,房价泡沫大的话,社会后果就是国民财富重新分配,导致暴富群体的消费与投资,过早地与国际完全对接。比如深圳的房爷一看,一套深圳的房子可以换美国纽约郊区一套别墅,那自然就会认为美国房价是个洼地,资本就会外流。消费更如此,房价泡沫导致的暴利,让囤房的人很富有,需求直接就全球化了。
所以,这就产生了大规模的资本外流。简单看一个数据,去年中国贸易顺差4000亿美元以上,但中国外储还是在3.1万亿徘徊,与2016年差不多。扣除对外直接投资的部分,资本私下流出的规模还是很不小的。这是人民币还没有完全放开自由兑换,如果放开自由兑换,这种因为某种资产泡沫过高而导致的资本外流,会怎幺样?
所以,我早就说,房地产税出来一点也不稀奇。3月的国内大会,第一次明确了这个信号。
这里引用3月11日的《一周政经趋势解读》里的一段:
房地产税的明确,对房地产泡沫的压制,是非常明确的。房地产税的目标,最终来说,是要解放人民币的自我禁锢。
未来房地产税在徵收的同时,会取消或者下调一些交易税种。房地产税替代交易税的要害,在于税收的成本由谁来承担的问题。房地产税提升持有成本,按照市值徵收,持有一天就要交一天的税,也就是说房地产持有人,首先得把税交上,比如今年估值1000万,按照1%徵收的话,只要你持有,你就得交出10万一年。
这个负担就由持有人承受,但持有人却不一定能够把这个成本转嫁给未来的买房人,因为未来的房价是根据市场行情走的。持有环节成本的上升,会导致囤房的大户们,现金流负担加重,因此囤房现象将得到缓解,市场供应将更加充分。
所以,房价这两年总体下调是很大概率。也是因此,我们看到,这次开会期间,几个大的房地产老闆,都出来建议,房地产税要慎行,实际上是反对了。
这也难怪,在我们房地产去库存政策两年多之后,前十大房地产商的库存不仅没有减少,而且迭创新高。房地产税的敲定,意味着住房不炒的政策迎来终极大杀器。
这是从全球政经角力的高度,来看中国的房地产政策,得出的结论。
这段时间,国内一些二线城市,开始出台各种政策抢人,其实,抢人就是「抢钱」,多一个人,就多一个承担债务的。
而鑒于全球信用周期的向下拐点,也就是利率走升的趋势,已经明确,全球的资本市场,未来都将面临着如何渡劫的问题,由于信用货币总量增速,全球都在下降,那幺,各国之间的抢钱,就比以往要更迫切一些了。
老美的全球「抢钱」节奏率先拉开。为此,特朗普已经準备了诸多手段,一是减税,这可以增加未来3年,美国上市公司的盈利预期。比如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公司,这个财年的利润就因为减税增加200亿美元以上;
二是贸易战,这个是直接为美国的公司增加竞争力,同时也是给对手增加资本流出的压力。这就属于定向的精準打击,一般是给战略对手準备的。
比如这次,特朗普对中国提出了要减少1000亿美元对美贸易顺差的要求。这1000亿不是随随便便提出来的,恐怕是经过特朗普的团队计算过的。
1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相当于去年中国对外贸易顺差的小1/4,这个目标提出来,就是想给投资人一个中国外汇储备将会减少的预期,从而阻挠外资流入中国,甚至引导外资流出中国。流出中国能去哪里,当然最大的可去地方就是美国。
搞竞争嘛,就是要让到我这里的钱多多的,到你那的钱少少的。这就是输赢的标準。
美国还有一个对华301调查的大棒,还没有落下来。而在这次美国提出钢铁与铝关税豁免方面,已经提出来一个需要中国警惕的地方,那就是,如果美国的盟友或者贸易伙伴,在贸易问题上,同意与美国一起站在对中国的统一战线上,那幺也可以得到美国的贸易关税豁免。这分明就是要拉一个针对中国的贸易同盟,看来,一个更大範围内的变相TPP,随时有可能出来。
能被老美当头号战略对手,也是有面子的事。但是,要留住这面子,则需要真正的有力应手。比老美舒服的是,中国处于国势上升期,从内部着力就可以解决问题。
这次会议期间,出来的一些新政策动向,如房产税,银监会合併保监会,银行表外资金再入表,都是很有针对性的,这些内政说起来有一个共同的效果,那就是减少资本外流的内部源头,把钱留住!
以美股、中房为核心的全球政经大角力,3月后,将拉开更为紧张的下半场。
这不是政治或者什幺思维决定的,而是作为全球最大的两类资产的代表,在全球信用周期掉头的时刻,很难避开的遭遇。两个需钱大户,是天然的竞争对手。而中美双方,都将会在这一竞争中改革自己,变得更好。
而角力的手段当然也是高度立体,多维度的。从贸易战到货币战,从地缘角力到合纵连横,你一手,我一手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将会纷至沓来。
不论大鳄土豪,还是百姓庶民,不论是最微观的操作,还是最宏观的布局,要保全自己或者逆袭命运,都需要看到这些维度的各个侧面。
 


猜你喜欢,相关推荐

泸州G亮生活|人气的门户网站|各类群体提供信息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